天问

[雨村日常][嫩牛五方]柠檬水

  我坐在椅子上摇晃着蒲扇,看着胖子折腾他那几颗柠檬。
  这是几颗理发店老板娘带给他的柠檬。
  这性质就不一样了,他研究了很久,决定把这些柠檬切片拿糖腌了泡水喝。这个吃法还是小花看他对着柠檬大眼瞪小眼一上午才告诉他的。 一直和我吐槽小花太精致的胖子竟然什么也没多说就要照办了,我差点一蒲扇扇自己脸上去。果然爱情使人盲目,老板娘送的柠檬都值得他对待自己儿子似的小心伺候了。
  这事儿随着闷油瓶和瞎子从外面回来被我们抛到了脑后——他们带回来了一个贼大的鱼头,可惜没有酸菜,不然酸菜鱼头就有了,当然鱼头汤也是很鲜的。
  直到几天后我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倒出来的水喝上去像加了白醋一样一股馊唧唧的味。 我呸呸两口吐掉,心说从小花那里坑来雀舌应该不是这个味儿,掀开茶壶盖一看,好家伙,雀舌没了,壶里飘着两片黄灿灿的柠檬。
  “胖子,死过来!”
  “你小子怎么先喝上了,这是老板娘对我的一片爱意,浪费浪费。”胖子一听就知道我要说什么,他故意不提消失的雀舌,在哪儿顿足捶胸,好像真的很心疼柠檬水一样。
  小花从里屋走了出来,他估计是听到了我和胖子的对话,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最近想吃酸的,给我喝点。”
  “大花,有道是酸儿辣女,恭喜恭喜。”胖子一边心疼他的柠檬,一边揶揄小花。
  小花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然后他的脸色就一点点变了。倒是旁边的黑瞎子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
  我有一点点心虚,因为小花带过来的那包梅干在第一天就被我和胖子在唠嗑的时候吃完了。
  “滚蛋。”小花转过去把水吐在地上,“你这柠檬水馊了,赶紧倒掉。”

【萧疏寒×蔡居诚】「现代架空」百夜抄·一扇

司明临:

蔡居诚揉了揉眼睛。 

    讲台上的老师讲着他早就懂了的东西,四周说着悄悄话的学生,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死气沉沉,这样的天气已经持续了好几天。所有的一切,都让他感到十分无趣。 

    什么时候下雨呢?他转起了笔。 

    明明是入春的时节,万物都还在沉睡。惊雷未响,寒气未去。中了魔咒一样,整个冬天都在拼命停留。 

    终于熬到下课。 

    他知道马上窗户外的走廊就会挤满了假装在聊天的女生,都用欣喜的目光悄悄看自己。于是蔡居诚背过身去,让那些人顶多看到个背影。 

    “我们组今天居然要留下来打扫卫生诶……”坐在他前面的宋居亦埋怨似的,转过来趴在蔡居诚的桌子上。 

    蔡居诚不关心的看着他,用冷漠的眼神示意他快滚,心说反正我也不打扫。 

    “哎,我说,你记得上次打扫的时候……”宋居亦开始叨叨叨。 

    他开始尝试屏蔽宋居亦的声音。 

    忽然,隔着身后的窗玻璃,一道目光射过来。 

    绝对不会是学生们的目光,或者说不是普通的,钦佩的目光。是自以为无人的房间里,忽然感受到有人在看自己时让人惊悚一般的。蔡居诚一惊,转身看向窗外,走廊上的女生们便尖叫起来,闪光灯一闪一闪,她们拿着手机拼命拍照。 

    “这么着吧,今天晚上你一个人留下来打扫卫生,用来弥补你以前偷偷溜走。怎么样?”宋居亦捏着下巴问。 

    蔡居诚根本没听他再说什么,他这时候已经站起来跑到了门口。 

    “哎?别走啊!怎么样嘛!”宋居亦连忙喊。 

    “知道了。”蔡居诚没过脑子的随口回答,飞快的跑到了走廊上。 

    宋居亦困惑的挠了挠头,转去对邱居新说:“你看,我说我可以说服他吧。” 

    邱居新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翻了一页面前的书,继续提笔写起来。 

    蔡居诚很快就回来了,走廊上水泄不通,根本找不到那个看了自己一眼的家伙。总觉得有点奇怪。他好不容易从围上来的女生里抽开身,忍住胖揍她们的冲动,回到了教室。宋居亦说过,要是她们和蔡居诚单独相处一会儿,说不定就会被吓得不敢再来了。 

    这些女声生并不是专程来看自己一个人的——还有邱居新和宋居亦。 

    萧居棠还在小学部,而郑居和在高三,比他们高一个年级。萧居棠太小了,想去调戏他的女生很快就被反调戏,郑居和成绩平平,长得帅但又太低调,不像邱居新和蔡居诚这么引人注目。 

    想想自己的每一天也真是过得不容易。蔡居诚同情的拍去自己身上的口红印。直到上课铃响起,外面的人终是散去了。 

    阴云依旧没有要散去的迹象。 

    这样的天气一直持续到了体育课,雨总是下得很不及时。 

    高考不考体育,体育课就是用来散心的。原本可以四处走动的时候,却偏偏下起雨来。阴天已经持续了快一个星期,续集了这么久的雨疯狂的袭击了地面,每一滴都如同黄豆一样的大小,打在脸上,顺着脸颊滑进衣领里。 

    蔡居诚在风雨操场里躲避这场暴雨,因为没有带伞来,所以暗暗祈祷着不会持续太久。 

    “哎,希望这场雨一直下,这样就有理由下节课迟到了。”让人恼火的声音在很近的地方响起。 

    宋居亦忧愁的用手去接雨水,一边对旁边的邱居新说:“听说雨越大持续时间越短是吗?这可太糟糕了。” 

    邱居新:“嗯。” 

    蔡居诚希望宋居亦没有注意到自己,转身就要换个地方。 

    “师兄师兄,你别走啊,聊会天嘛。邱师兄闷的我都快长蘑菇了。”宋居亦一把拉住他。 

    蔡居诚甩开他的手:“我说过,在外面,别叫我师兄。” 

    “有什么不好?又没人听着。师兄师兄师兄……” 

    “你!”蔡居诚捏了捏拳头。 

    “冷静。”邱居新淡定的说,“不想回去被师父骂,就别动手。” 

    蔡居诚咬了咬牙。 

    宋居亦躲在邱居新身后朝他吐了吐舌头:“还是邱师兄疼我,邱师兄你多说几句话好不好?” 

    “嗯。” 

    “哎……”宋居亦无奈的摇着头,看到什么地方后眼睛忽然一亮,“哎哎,你们看那!那不 

是方莹么?” 

    准备走的蔡居诚停下脚步,朝那望去。 

    方莹是学校里公认的校花,听说为人性格多变,高冷时如高岭之花不可触碰,娇媚时那一颦一笑也叫人牵肠挂肚。身材也是国际模特一样的一级棒。 

    蔡居诚是第一次看见方莹。 

    “哇哇哇,果然是大美女哎——”宋居亦朝方莹挤了挤眼,得到了对方的一个白眼,“师兄们,你们觉得怎么样?” 

    “不感兴趣。”蔡居诚违心的说。 

    “同样。”邱居新真心的说。 

    方莹也是来避雨的,她一个人抱着手臂站在边缘处,也不见他们班上有人来和她聊天。雨水打湿她的长发,在睫毛上挂着点点水光,双目蒙上了一层水气,朦朦胧胧,仙女下凡一般。宽宽松松的校服穿在她身上一点都不显得拖拉,藏在过长的袖子中的手只露出一点指尖,时不时放在嘴前哈口热气,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我听说她身体不好,经常不来学校。难道是传说中的真人林黛玉……”宋居亦小声八卦道。 

    “她好歹是你们的学姐,说话要庄重些。”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宋居亦激动的扑进那人怀里:“大师兄!” 

    郑居和很不客气的把他推开。 

    “身体不好?”蔡居诚下意识的追问。 

    郑居和点头:“方莹是我们班上的。我从入学以来,一共就见过她五次,而且几乎都是来半天,走半天。不过她成绩倒是不错,想必是在家里努力了吧。” 

    “大师兄你来干嘛?”宋居亦问。 

    郑居和:“躲雨,还能干什么。顺便看看我的几个师弟为什么瞪着同一个方向发呆。” 

    蔡居诚没有继续听他们说话,他一直望着方莹。方莹看着瓢泼大雨的眼神里,似乎透着几分复杂的情绪。她忽然扭过头来,那双朦胧的眼睛看着蔡居诚,回眸一笑。 

    那样的微笑里,伤感的情绪还未抹去,露出这样一个悲伤的笑容,真是惹得人心跳加快了几分。 

    心动的滋味可懂。    

    蔡居诚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再抬起头,那个仙女一样的人已经不见了。 

    茫茫雨声在空无一人的操场上奏出一首不成调的歌,也不知是给谁听去了。蔡居诚回味着方莹的笑容,觉得连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宋居亦声音都没了。 

    不对,是真的没了。 

    他一转头,那几个人都用一种啧啧的表情看着他——除了邱居新。 

    “可以啊师兄,居然打起了校花的注意,改改脾气说不定挺有可能的,加油。”宋居亦嘴欠道。 

    蔡居诚火大的看着他,又不好发作,咬牙切齿的就要顶着雨回去。 

    宋居亦拉住他:“师兄别,你感冒了可不好。你要是感冒回宿舍休息去了,晚上谁留下来打扫啊。” 

    “什么?”蔡居诚不是很懂。 

    “你之前不是答应我了,说你今晚会自己一个人打扫卫生的。”宋居亦道。 

    看着他真诚的眼神,蔡居诚大概知道萧居棠那脾气是和谁学来的了。 

     

    晚自习结束,十点。 

    在收拾书本的众人惊悚的目光中,蔡居诚过去打开了后橱柜的门,拿了把扫帚。显然大家都以为,这个从来不和小组一起打扫卫生的同学,忽然一人担起了一个组的工作,如果不是经过高人点拨指教,他头一定是被撞过了。 

    “居诚这是怎么了?”有人小声问宋居亦。 

    宋居亦得意的晃了晃一根手指头。 

    他和邱居新理好包,没有半点要等他的样子。 

    “师兄,宿舍等你哦。你回来我们可能已经睡了,多敲两下门。”两个人路过他身边,宋居亦道。 

    他被蔡居诚瞪了个趔趄。 

    晚自习结束后人都走的很快,别的班几个人一起打扫,也快速的解决掉工作,离开了。他听着最后一对一起同行的人说说笑笑走过门口,说话声逐渐远去。 

    整栋教学楼空了下来。除了他在的这间教室,其他教室都关了灯锁上门。走廊上的灯是新换的,还算明亮,只可惜是冷色调,照的一切阴森森的有点像医院。一时间这里显得有些诡异。 

    这种时候不闹鬼真是对不起这气氛。蔡居诚扫着地,自暴自弃的想到。 

    开关啪嗒一声,走廊尽头楼梯口的灯忽然被什么东西关掉了。 

    “谁?”蔡居诚问道。 

    预料之中的,没有人回答

看完最近两章的感受化作一句话

奉天承运,三叔诏曰:开仓,放糖!


来来来,各位买定离手,接住吴邪的是谁?

【盗笔】逢

灯南:


落叶梧桐霜满天,泛黄书页置手边。
仍记豆蔻十三月,棉被藏书灯下寒。
战国帛书作起源,一夜坠梦入阴间。
七星鲁王七星棺,蛇眉铜鱼生疑端。
西沙潜海秦岭怨,真真假假谁能辨。
云顶天宫道再见,从此诀别无需见。
命运绳索系胸间,故事初始怎能完。
录像又引新波澜,再会青海疗养院。
蛇沼迷域人心异,飒爽姑娘葬水边。
陨玉长生西王母,真假三省解连环。
谜海归巢忆尽失,阴山古楼水下寒。
误点天灯闹新店,邛笼石影不能见。
三对卅七无所惧,笑绽唇边守诺言。
扮相三爷稳局势,重整人马再救援。
受命此去未念还,读作忠义写作潘。
云彩殒命溪水间,铁血硬汉泪未干。
世间联系唯余汝,定下约定名十年。
藏海一花名少年,故事未完仍祈盼。
三日静寂白雪天,是人非神情亦坚。
狠心蜕变做邪帝,设局自虐无所避。
伤口十七刻手臂,万幸此行不虚去。
幻境一顾背影现,尘中带笑明想念。
此时彼方一五年,曾几何时定相见。
二零一五八一七,长白雪山期十年。
历尽艰辛逢门前,阔别十年来相见。
我住北海君南海,鸿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钓王贺岁又相见,雨村闲适过老年。
本以平淡是归宿,奈何听雷引出山。
回折往复寻真章,被迫离队又卸权。
黑瞎小哥尽被留,传回噩耗殒命泉。
冷静筹划去救援,无畏身残志愈坚。
命悬一线断崖边,飞箭穿心坠毒山。
绝处逢生逢故人,否极泰来终相见。
遭逢相逢又重逢,唤作命运实则缘。


终。


是昨天更新后的产物,原来只想写一点点没成想写了这么多(实际上好多东西没写出来),基本上一气呵成,押韵什么的没管基本顺口就打出来了。
后来越写越飘走上了打油诗的道路【?】
我住北海君南海那四句是十年里的结尾,我直接放进去了,真的太喜欢那几句。


愿他们早日穿越人潮,归来仍是少年。

【瓶邪】【黑花】 喜欢你 04

转发!

我是一只胖橙子:

《喜欢你》


by胖橙






***主瓶邪副黑花 竹马竹马


***总裁瓶X建筑设计师邪 医生黑X医生花 架空 HE


***下次更新艾特本次转发名单,每次艾特名单不固定








第四章




吴邪这个成天被甲方爸爸逼得无处可逃的设计师好不容易有周末两天休息时间,他还统统献给了宿醉和纵欲。他断断续续的记得他说要和张起灵去西藏和长白山度蜜月之后张起灵便吻了他,他不知道怎么回的家,再就是他坐在张起灵身上承欢的样子,还有张起灵在他耳边说了一遍又一遍的“吴邪。我爱你。”




两个人从初一那一年在一起一直到现在十几年了,他很少听到张起灵表露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说“我爱你”的次数更是少之又少,上一次听到还是他们去找吴一穷夫妇出柜之后了。吴邪缩在被子里开心的笑着,他好像不经意间把张起灵这只大猫的毛给捋顺了,而且还捋得很舒服,只不过这后果就是辛苦了他的老腰。




吴邪调整好情绪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张起灵正在沙发上看文件看得入迷,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从房间里出来,他吸吸鼻子闻到了皮蛋瘦肉粥的味道。




张起灵一直都是在书房里办公的,两台电脑放在一起,吴邪在一边画图,张起灵在另一面工作,工作完一起去洗澡,一起回卧室相拥而眠,幸福美好的二人世界。吴邪赖床的时候张起灵就在沙发上看看文件,顺便盯着点厨房里的早饭。




吴邪走到厨房把煤气关上,盛了一碗粥放在张起灵面前道:“休息一会儿吧。”他知道到了年底各个公司都忙得不可开交,张起灵这个总裁更是闲不下来,搁平常他早就和吴邪一起赖床了。




张起灵抬头看到吴邪愣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想吴邪为什么起这么早。




“已经十点了。”吴邪坐在张起灵旁边把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打了个哈欠。




张起灵放下手里的文件,端起粥喂了吴邪一口,吴邪就着这个姿势把粥咽下去,之后又凑到张起耳后吻了他一下,他如愿感受到了张起灵身上的肌肉一紧,笑得像个得逞的小狐狸。张起灵无奈地看着他,吴邪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隐约露出脖颈和前胸欢爱后的点点红痕,再加上他刚刚起床后的慵懒,这样的吴邪在张起灵眼里尤其性感。




“等天气回暖我们就出发去西藏吧?”吴邪从张起灵手里把粥抢了过来自己喝一口,喂给张起灵一口,看着张起认真工作的侧脸移不开眼睛。有句话说男人认真工作的时候最帅,现在看来真的是这样,一点没错。




“嗯。”张起灵握住吴邪的手摩挲了一会儿又继续工作,“吴邪,谢谢。”




吴邪笑笑道:“白玛阿姨会不会不喜欢我啊?”他揪住张起灵脸蛋扯了扯,“要是不喜欢,就只能私奔了。”




“不会。”




这么多年过去,张起灵早已经记不得白玛长得什么样子了,但是他知道她会喜欢吴邪的,因为在他们出柜成功的那天晚上,张起灵梦到了白玛。这个美丽的藏族女子对张起灵说:“好好对他。我放心了。”




两个人笑着接了一个吻。




这个人给他的安全感谁也代替不了。






这天,解雨臣也是睡到日上三竿才悠悠转醒。黑瞎子没有在床边,他伸手摸了摸被子里面,已经凉了,应该是起来很长时间了。解雨臣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也不去管头上翘起来的呆毛,随手拿起一件黑瞎子的衬衫套在身上出了卧室。




黑瞎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抽烟,尼古丁刺鼻的气味惹得解雨臣皱了皱眉。黑瞎子吸烟但是没有烟瘾,偶尔抽一根也没什么关系,而且解雨臣还挺喜欢黑瞎子身上那种淡淡的烟草味的。




解雨臣天生一副好嗓子,不管是戏曲还是流行歌曲都能信手拈来,上学的时候还跟着大流当了一阵网红,小小地火了一把。




黑瞎子冲着愣住了解雨臣比了个手势示意他过来,解雨臣走过去跨坐在黑瞎子腿上。解雨臣比黑瞎子矮一些,黑瞎子的衬衫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宽松,恰好盖住他的内裤,露出两条白晃晃的大长腿。就着这个姿势黑瞎子的手可以肆意揉捏解雨臣的屁股。




“怎么想起来抽烟了?”解雨臣被他揉得骨头一软,倚在他身上问。




“事后烟。”




闻言,解雨臣白了他一眼道:“那黑爷着反射弧也太长了点儿!”黑瞎子痞笑着吸了一口烟吻着解雨臣把烟气渡了过去,尼古丁味道的吻。




“那就事前。”




黑瞎子把烟熄灭,在解雨臣的脖颈上种草莓,解雨臣解开黑瞎子的裤头拉链把挺立的物事和自己的放在一起撸动。只可惜美好的性事还没开始就被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打断。




一开始是黑瞎子的手机响,黑瞎子没去管他,继续着他和解雨臣的生命大和谐,之后又是解雨臣的手机响,解雨臣只得暂时放下手里事情接起电话,那边急急忙忙的说:“解医生,高速公路突发连环车祸,医院人手不够,主任让你和齐医生迅速回医院待命!”




“好,我们马上到。”




被打断的黑瞎子有点不开心,解雨臣笑着把他的墨镜戴回去道:“回来继续。”




TBC




啦啦啦啦不是中途刹车 因为根本没有车


宣群:498077050





周末不更新

荣耀初中(下)

*作者初三党,努力隔日更
*作者初中坐标上海,这里初中是六年级到九年级
*一切依据作者亲历事件改编
*全员初三设定

关于语文的吐槽
“这出题老师的意图我在看到试卷的时候就明白了!他是想让我死让我死!组长你说课内文言文不考醉翁亭记不考岳阳楼记不考记承天寺夜游考个几年前学的为学是几个意思?我怎么知道固国是巩固国防还是稳定国家政权?”
来自语文考砸了的黄少天

“这次语文作文出题的老师玩大了,这就叫‘九年寒窗苦读,一照败于微信’。”
来自作文没写满的魏老大
(作者强烈吐槽作文题目!)

“数学我最后一题的第二小问里的解析式没写出来,但定义域正确,扣三分。语文作文在预料之外,预计扣四分。”霸图的张新杰看了一下手表,“根据和王组长同一考场的白岩飞的说法,王杰希数学倒数第二题第一小问空着,所以在数学上评均分超过微草是很有可能的。”
“但是超过了微草还有兴欣呢,罗辑啊罗大课代表。”张佳乐吹了吹刘海,剥了一颗糖扔进嘴里

关于各科课代表
语文课代表 苏沐橙
数学课代表 罗辑
英语课代表 喻文州
物理课代表 肖时钦
化学课代表 王杰希
体委 韩文清

四班的十大未解之谜.上
四班的卫生好到难以置信,所以年级主任对四班那个姓张的卫生委员印象深刻
四班是非常典型的男多女少,但每次黑板报的画风都是粉红粉红的,而且画了许多花
(无奖竞猜:四班的宣传委员是谁?)
四班的班级群里的信息刷的特别快,特别是某人的组长不在身边时
其实四班的叶大班长不怎么管事,所以班主任对喻.副班长.文州的印象特别好

荣耀初中(中)

*作者初三党,努力日更
*作者初中坐标上海,这里初中是六年级到九年级
*一切依据作者亲历事件改编
*全员初三设定

期中考前夜

黄少天在一堆试卷中手指如飞的按着键盘:“组长我放学前特地去看座位表组长你和我居然不在一个班!!我说排座位的老师是脑子坏掉了还是脑子坏掉了?不过我在四班第六排做后一个组长你在五班第六排第一个我们中间没有人只隔了一堵墙考试的时候我们可以用脑电波交流没有人听得见!”
“少天,你复习完了?”

“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我们组平均分一定要超过兴欣!”
“是!”xN
以上是霸图讨论组

“叶不羞你这次考试有把握没?”
“那必须有啊,哥都拜过罗辑了。”
罗辑牌考神符,逢考比过。你,值得拥有

微草组的每个同学都收到了来自王组长的《化学考点整理》和来自刘小别的《考试细则》
“刘小别,给你一分钟解释文档上问什么写着‘蓝雨内部信息’这几个字?”
我们都知道是卢瀚文发给他的,但是保持安静别说话

“我有个计划,”孙翔率先发言,“考试的时候让组长朝监考老师笑一笑,然后我们就可以趁机答案!”
“羊习习今天六个核桃你喝了吗?如果监考老师是男的或者是个灭绝师太怎么办?”
“没事!组长的魅力那是男女通杀的!”
最后事情在江副组长的反对下没有成功